当前位置:首页 >> 大数据

管理北地领主第一四四章这里发生了什么啊

大数据  |  2020-09-18  |  来源:临汾物联网云平台

北地领主 第一四四章 这里发生了什么啊!

“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意外发生之后,长辈们才纷纷姗姗来迟,沃特金斯的父亲布雷迪·盖尔伯爵踏入到这个院子里之后马上就找到了自己受伤的儿子,怒气冲冲的质问周围的人。

布雷迪是一位生的有些肥胖的中年人,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儿子沃特金斯会是那种肌肉发达的家伙。

他们这些大人物之前都在另一个房间里商谈,没想到没有长辈在场这些小家伙们居然这么快就惹出了大麻烦。

有人略带畏惧的指了指躺在地上的贾森,还有正在一旁给他包扎伤口的贾森维尔莉特小姐。

这个时候兰斯洛特的气势已经收起来了,所以除了惠勒伯爵这些人都不知道这里有一个可怕的家伙。

“维尔莉特小姐,这是全世界都期待着女性发挥重要的作用。尤其中国女性很早以前就开始在社会上从事工作?”布雷迪疑惑的问,他有点看不清楚形势了。

刚刚有仆人去通知他沃特金斯跟人打起来了,不过现在看来好像是对方吃了大亏的样子,这就尴尬了。

维尔莉特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,红肿的双眼中充满了仇恨与愤怒,如果这个沃特金斯不傻呼呼的上来找茬的话,贾森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。

“这……”

布雷迪被她的眼神吓了一跳,看样子自己居然被记恨了!

这可不能够啊,维尔莉特什么能量他还能不知道吗?

如果失去了这个合作伙伴,最近盖尔家族刚刚有起色的生意还不得打回原形?谁能来告诉他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!

“这下子糟糕了啊。”惠勒伯爵看着这边的情况有些焦躁,现在他已经把派杀手的人恨死了。

“我们还是尽快出面吧。”西摩亚有些低沉的说道,他看着维尔莉特的样子就知道自己完全没有希望了。

什么干弟弟,根本就是瞎编的一个理由吧。

“成大事者不拘小节,你太看重儿女私情了。”

老伯爵叹息一声走了过去,不过发生了这种事情他这个主人必须出面表态了,西摩亚急忙跟在他的身后。。

“维尔莉特小姐,除了这种事我们都十分的痛心,不过您放心,我一定会把罪魁祸首送到您的面前。”

老伯爵走到了维尔莉特身边,语气沉痛地说。

“这样最好。”

维尔莉特擦擦眼泪,站起身来直直的看着老伯爵,语气冷漠地说:“这件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结束,白剑城那边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,否则他们一定会后悔的,请您向克克尔家族转达我的意思。”

贾森意外受伤昏迷,还不清楚伤势到底严不严重,如果不是身边需要有人护卫,兰斯洛特早就动身杀往白剑城了。

而这里的事情如果被铁牙领里的那几个人知道了的话,很难想象北方会不会因此陷入恐慌。

她觉得整个北方都很难能找出跟朗拿特和加雷斯两个人匹敌的存在,更不用说正在积蓄怒火的兰斯洛特了。

“我一定把您的话转达给克克尔家族,他们不仅仅要给您一个交代,也要给我们卢卡城诸多家族一个交代。”

老伯爵赶忙保证,只不过他错以为贾森是凯尔家族很重要的成员,而不知道其实贾森是王国的二王子。

毕竟北方的贵族们根本没有人见过他。

“维尔莉特小姐对凯撒的这件事我深感同情,不过您请放心,这件事我盖尔家族也一定义不容辞。”

胖胖的布雷迪伯爵终于从下人口中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并且用畏惧的眼神看了一眼兰斯洛特,原来这些碎裂的地板都是被这个人给震碎的。

他还以为是自己的儿子跟那个凯撒打斗的时候弄碎的呢。

不过心怀私心的他在表态的时候故意把沃特金斯的给淡化,甚至是抹掉了。

但是也就是因为他这一瞬间地决定与私心,让他今后地生命在无尽的悔恨与恐惧中度过。

“布雷迪伯爵,我希望你将来会知道,你的儿子到底做了一件什么蠢事。”

维尔莉特听到他的话不屑的冷哼一声,到了这种时候还在包庇自己的孩子,沃特金斯之所以会目中无人横行霸道,很大的原因不是他的智慧低下,而是因为这个当父亲的宠溺与包庇。

“唉,维尔莉特小姐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沃特金斯又不是杀人凶手,他也是受害……”

布雷迪闻言马上叫起了撞天屈,指着沃特金斯腰间的伤口在那里嚷嚷,完全没有一个贵族应有的涵养。

只不过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吓得把后半句话给咽了回去,因为兰斯洛特目含煞气走了过来。

仅仅是一个眼神就让布雷迪伯爵遍体生寒,他有一种错觉,如果自己再说下去这个男人就会杀了自己。

另一边吉尔伯特脸色也十分的难看,他被莱斯纳摆了一道,还被兰斯洛特威胁,所以现在他的心情十分的糟糕。

“让你们的手下都散布出去,把那个混蛋从卢卡城里给我揪出来!”

“是,吉尔伯特少爷。”围在他身边的人马上答应下来,然后各自回去调动人手去了。

“维尔莉特小姐请息怒,我们现在最应该做的是封闭城门,避免莱斯纳逃出卢卡城。”

老伯爵适当的岔开话题,不然还不知道这个布雷迪要整出什么事端。

可是最麻烦的事也在这上面,封闭城门是需要城主大人下达命令的,而卢卡城的城主又一直住在军营里。

军营又是禁止闲杂人靠近的,等让人请示完住在军营里的城主黄花菜都凉了,这就十分尴尬了令她性格变得更为孤僻。就像她88年因为被TVB雪藏而过台湾发展。

“那让你们的人去守住城门不就行了吗?”维尔莉特愤怒地说,他觉得这群人就是在互相推诿。

“派人控制四方城门,是会被误解成要造反的,到时候说都说不清楚啊。”老伯爵苦笑。

“不用了,这件事我们自己解决就好了。”兰斯洛特冷眼旁观,忍不住出声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维尔莉特听到他的话瞬间急了,这怎么可以,难道贾森的伤势就白挨了?

“现在少爷最需要的是休息。”

兰斯洛特沉声道,这么大一个卢卡城莱斯纳随便一藏就很难找到了,所以不如等到贾森醒过来之后再做决定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维尔莉特点点头,转身看着老伯爵他们。

“惠勒伯爵,既然如此我们就先回去了,失礼之处希望您可以包涵。”

“这是我的过失。”老伯爵惭愧地说。

维尔莉特没有回话,带着抱起贾森的兰斯洛特离开了。

“哼,一个小女娃居然敢这么嚣张。”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,在他们离开后布雷迪伯爵又愤愤地说了一句,只不过根本没有人理他。

其他人都在思考能不能从这件事中捞到一点好处,毕竟看样子克克尔家族在卢卡城的生意是做不下去了。



通辽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
早泄
霉菌性阴道炎会自己好吗